揭秘黑色医疗产业链 黑诊所出售劣质药获取暴利
2014-12-11 09:36:58   来源:株洲健康网   评论:0人正在讨论

“黑诊所”处方上写“牛肝”代表收患者1000元,“月肝”代表2000元,“旺肝”代表3000元,“牛6”就代表1600元。

     据新华社重庆6月4日电
 
  “黑医托”
 
  多达数十人,分成多个小组,在知名医院“上班”,专骗偏远地区患者到“黑诊所”看病。
 
  “黑诊所”
 
  以“部队门诊”为幌子,下设中西医结合一科室、二科室、挂号、收费、药房等多个部门,其实根本未登记备案注册,未取得医疗机构经营许可证。
 
  “劣质药”
 
  获取暴利的关键。 “黑诊所”销售的都是质量最差、药效最低的药品。
 
  处方上的暗语
 
  “黑诊所”处方上写“牛肝”代表收患者1000元,“月肝”代表2000元,“旺肝”代表3000元,“牛6”就代表1600元。由于“黑医托”分多个小组,处方笺上也有相应暗语,如标“2”就是第2组“黑医托”骗来的患者,方便事后分钱。对不同的病人也有相应暗语,如果发现病人家“关系硬”,就写上“挂角”、“蹬了”,尽量找借口不给他看病,以免惹麻烦。
 
  重庆日前挖出“黑色医疗产业链”,受害患者达1200余人,多是偏远地区低收入群众。其“黑医托+黑诊所+劣质药”的一条龙宰客模式让人担忧:老百姓怎样才能看上放心病?
 
  黑色医疗产业链,一年骗了200万
 
  “黑诊所”没有医疗机构经营许可证,“黑医托”到的比医院保安还早
 
  “我花了最贵的价钱,结果买到最差的药!”重庆涪陵区农民常光荣说,2010年,为治疗尿血,他强忍路途颠簸来城区。正当一家人为大医院挂号难而焦急时,两个陌生女性主动上前,拉他们去所谓专家坐诊的“部队门诊”就医。
 
  在这家名为“大坪彭家花园干休所门诊部”的医院,一名“老专家”对常光荣简单把脉、捶背后,就诊断为“肾虚”,开了近3000元的药,并声称“吃一个月药,复查后就没问题了。”满怀希望的常光荣服药不见效,细看才发现买来的中药质量低劣,西药全是过期的。
 
  常光荣是“黑色医疗产业链”的受害者之一。经重庆渝中区检察机关审查,这家假冒的“部队门诊”以“黑医托+黑诊所+劣质药”的一条龙手段,在短短一年间骗了重庆、四川、浙江等多省患者1200余人,总金额200多万元。“黑诊所”谎称是“部队门诊”,下设中西医结合一科室、二科室、挂号、收费、药房等多个部门,其实根本未登记备案注册,未取得医疗机构经营许可证。开黑诊所的王宇说,为了欺骗患者,自己还搞了件假军服挂在墙上,并写上“军人优先”的字样,让造假尽量逼真。“黑医托”多达数十人,分成多个小组,在西南医院、新桥医院、大坪三院、重医附一院等知名医院“上班”,专骗偏远地区患者到黑诊所看病。“医院保安一般8点上班,我们6点就混进医院。”黑医托王某说,选中目标后,要先摸清对方病情,再千方百计把对方骗到黑诊所。“劣质药”是获取暴利的关键。渝中区检察院审查发现,该诊所销售的都是质量最差、药效最低的药品。“那家诊所一直在我的摊位买中草药,要求是价格越低越好。”批发中草药的黄先生透露。
 
  整套暗语“安全高效”宰客
 
  处方上写暗语方便药房划价和事后分钱,成员之间还互相监督牵制
 
  为了安全、高效地痛宰患者,黑诊所形成了一整套“暗语”。负责坐诊的张某、潘某等供称:医生会在处方上写暗语,比如“牛肝”代表收患者1000元,“月肝”代表2000元,“旺肝”代表3000元,“牛6”就代表1600元,药房划价的人一看就有数。
 
  由于黑医托分多个小组,处方笺上也有相应暗语,如标“2”就是第2组黑医托骗来的患者,方便事后分钱。对不同的病人也有相应暗语。“医生助理”贾某说:“如果发现病人家‘关系硬’,就写上‘挂角’、‘蹬了’,尽量找借口不给他看病,以免惹麻烦。”
 
  “黑色医疗产业链”暴利接近十倍。几十元的劣质药往往以成百上千元的天价售出,以2010年5月18日的一张处方为例,药价是2990元,成本为269元,利润率高达1000%以上。利润均按严格的比例分配。王宇表示,患者药费的55%归黑医托,患者复诊金的5%作为“医生”提成,剩余利润由黑诊所的“股东”们分成。
 
  产业链中,成员之间互相监督牵制。如贾某名义上是医生助理,实际职责为“夹科”,即专门监督医生开高价药;王宇亲自监督复诊情况,每月复诊费如果低于3万元就要责问“医生”;王宇的助理李某负责监督黑医托,如果黑医托不积极干活,她就要责问并上报。
 
  打击“黑色医疗”不能一罚了之
 
  主管部门经常性查访不够,打击力度时松时紧
 
  近年来,各地屡屡查出“黑医托”、“黑诊所”,犯罪手段不断翻新,危害群众生命财产安全,许多患者表示不但没治好,病情反而加重了。
 
  有群众质疑,这些“黑医托”、“黑诊所”在主城核心繁华区长期行骗,许多群众都有所察觉,称其为“假医院”、“骗子”,却为何长时间未被主管部门发觉?
 
  重庆社科院法学研究所教授丁新正认为,黑色医疗市场滋生,主要是监管存在漏洞,打击力度时紧时松。记者采访了解到,在医院环节,黑医托被保安抓到后也只罚款或教育了事,往往不移送有关部门,造成惩处乏力。一名负责组织管理黑医托的人员说,自己便经常找保安“勾兑”领人。在日常监管环节,虽然附近许多群众、住户心知肚明,但主管部门经常性的查访不够,等到有受害群众举报时,不法分子往往已行骗很久了。
 
  重庆渝中区检察院建议,打击黑医托和黑诊所要双管齐下,一是严打黑医托,卫生、公安等部门应对黑医托进行专门性研究,堵住黑色医疗产业链的源头;二是排查黑诊所,经常组织不定期查访,落实辖区责任制,及时发现和惩处。
 

编辑:齐卫国

相关热词搜索:产业链 暴利 诊所

上一篇:揭秘黑诊所:药进价几毛钱 敢卖上百元(图)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分享到: 收藏
评论排行